黑誓黑丝

一个脑子进水的段子手

【卡安】犹豫2

  
  
  
  犹豫的后续
  
  别名,中二病也能谈恋爱
  
  看了前传感觉能猜的出结局的往下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请一定要,看完前篇过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超级OOC非常OOC!!!(没骗人,真的
  
  脑子进水的产物,还有后续的放心´<_`
  
  
  
  距离上次车站的偶遇已经是一个月零三天了,在此期间,卡米尔当然是没有成功的还完学长的人情。
  
  按理来说不应该是这样。
  
  如果手中有时光机的话,卡米尔肯定会选择乘上回到过去,把还没等到车的学长强硬带走。
  
  但这个看起来不科学的世界其实还是蛮科学的,科学到一个月零三天他都没有像那天一样近过学长身。
  
  这真的很正常很科学的,安迷修高中部,卡米尔初中部,能见面的日子确实是少的可怜,更何况其中一位还是天天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学霸学长呢?
  
  卡米尔愁的蛋糕吃起来都变了味,甚至还胖了一斤呢。
  
  “竟然这样,那就主动一点吧?”
  
  中国好同桌安洁莉给迷茫中的卡米尔提出了建议,这个建议的出口使这位冰蓝头发的女孩子顿时就闪闪发亮,身形伟岸了起来。
  
  在卡米尔眼里,雪中送炭的安洁莉全身上下都开始闪着耀眼的光芒,身后甚至还长出了翅膀。
  
  突然的,他就对眼前的女孩升起了股迷之信任感——虽然,这只是他们开学至今到这个学期结束卡米尔第二次和她说话。
  
  “但是……我害怕。”
  
  像立马找到了主心骨般,有点社交恐惧的卡米尔皱着眉头开口询问。
  
  安洁莉被这难得的提问问的有些语塞,但仍然不影响她天使般的笑容,和毒鸡汤的灌入,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你·懂·吧?”
  
  其实仍然还是不懂,但这时候一定要点头称是。 于是他装做深沉的点了点头。
  
  安洁莉见他如此诚恳,便哥俩好的揽住他的肩,摩拳擦掌地为他分析了一番。
  
  “安迷修喜欢什么?”
  
  “学习。”
  
  卡米尔毫不犹豫。
  
  安洁莉几近泄气的人偶,
  
  “安迷修最喜欢什么?”
  
  “骑士道。”
  
  卡米尔毫不犹豫,充满斗志的握紧拳头。
  
  他想,他懂了。
  
  然后在下一秒,无情的事实冷冷拍下,世界模范同桌安洁莉说,
  
  “是的,你要知道,这种中二病都是很孤独的。”
  
  说着,她感同身受的拍了拍卡米尔的肩。
  
  嗯……?
  
  卡米尔越听越懵,但怕感情咨询安洁莉觉得是自己表达有误恼羞成怒,也还是做出一副很懂的样子。
  
  “所以——有同伴的话,学长一定很高兴的。”
  
   安洁莉最后总结,她拍了拍卡米尔,一副任重道远的样子,但卡米尔仍然还是不懂。
  
  其实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怀疑自己听到不是凹凸语的卡米尔感到了一丝不妙,但很快的,他的怀里多了一本笔记。
  
  自认为做出巨大贡献的安洁莉笑眯眯的拍拍了他的肩。他拿起笔记随手一翻,入目就是独眼的海盗头子。
  
  这是……!
  
  卡米尔总觉得身体一股力量涌动,蓝莹莹的光从他眼中折射出,周围的场景不正常的从某一点延伸,整个房子的透视清清楚楚的出现眼前,犹如神技!
  
  感觉自己受到上天启示的卡米尔一把抄走了旁边的雨伞,朝着高中部跑去。
  
  
  今天的天……
  
  很不寻常。
  
  安迷修握着把黄雨伞,坐在位子上蓄力待发。
  
  他虽然爱学习,但现在人间有难,伟大的骑士事业与连小姐姐都比不过的学习当然还是占据了上方。
  
  想着,他热血沸腾,感觉自己身上充斥着能拧开100个宝特瓶的魔力。
  
  下课铃仍然准时响起,他欢呼着提起书包,顶着同桌看智障的眼神一溜烟跑了出去。

  
  由于初中部比高中部仅仅只早二十分钟放学,从走廊栏杆眺望下去,密密麻麻也都还是人。
  
  安迷修的禁忌封印因为下课而得到解除,整个人已经倒退回了一点小事就欢呼雀跃的小孩子阶段。
  
  自然也不会再去在意关注别的什么了。
  
  人群看到这样的他也会自发退到一米远,这对于气喘吁吁过了一个长坡又爬了三楼的卡米尔来说可谓是十分温暖动人的校园情谊了。
  
  他心中激荡,仿佛一口气喝了一瓶脉动,直直就往安迷修扑去。
  
  “骑士!我们一决高下吧!”
  
  安迷修:……!

       安迷修:!!!!
  
  这一声简直是美妙的召唤。
  
  遵循骑士人设的学长双眼发光,脸上显而易见的感动让卡米尔像吃了草莓味的摇摇乐那般亢奋。
  
  仅仅和那本书的接触只是一瞬,但卡米尔仍然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那就是,海盗头子身边给骑士送军师送武器为爱所困的海盗船二把手!!!
  
   安洁莉:并不是这样的啊……
  
  然后他单膝下跪,递出了蓝色的雨伞。
  
  见到此物,安迷修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他笑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举起了手中两把异色的雨伞。
  
  “双剑的……安迷修!!!”
  
  雷狮一脸woc的路过。
  
  THE

        从今天开始,做个好的段子手
      
        打算丧出一个合集,求名字=͟͟͞͞(꒪⌓꒪*)

【卡安】犹豫

        炸个尸,和人讨论了一下闷骚在公交车的表现´<_`

        可能有人看了结局会想打我,没关系,随意打吧

        心理素质好的往下看,不好的做好准备退出(๑•̀ㅂ•́)و✧

  
  乌云密集间雷光闪动,看上去似乎是要下雨了。
  
  咖啡厅前,公交车等候站中,聚集在塑料雨棚下的人因这突然起来的下雨征兆渐渐变得焦虑。
  
   静不下的人“哒哒”来回踱步,怀中抱着婴孩的妇女打电话的声音渐渐变大,年轻的女孩皱着眉头敲打着音效触摸键盘。
  
  卡米尔抱着伞站在车棚内,刚要起步,雨滴就连成帘幕浸湿了灰色的水泥地。
  
  他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收起刚准备迈出的步伐。
  

  雨,越来越大了,将地上那些不完美的坑洼暴露无遗。
  
  车站前虽然有排水口,但因为垃圾堵塞还是排水困难,若是再不走之后的路就会变得更难。
  
  按理来说,卡米尔现在选择快步离去才是正确的决定,可他偏偏犹豫不决,咬牙往左侧看了一眼——和着他穿着同一制服的人在那里玩手机。
  
  如果只是同一制服还不需要他给予如此之多的注意力,但是对方身上却还披着帮过忙学长的外衣。
  
  他讨厌欠人情。但对于没怎么交流过的学长,他还是从心理上感到畏惧。
  
  没事的。他给自己打气。
  
  而让好不容易定下心神捏紧伞的杠正欲上前的卡米尔没想到的是,一辆公交车疾驰而来,正好是学长需要的那一辆。
  
  他可怜兮兮的握住手中的伞,看着安迷修学长一派轻松的上了车。
  
  卡米尔:……
        
        伞:……
  
  今天的公交车也是如此准时呢。

        THE

        其实我是段子手,想不到吧
        
        有后续的(毕竟卡卡这么可怜),请放心´<_`

我觉得整个凹凸最执着马的明明是艾比

一句话就把安哥洗脑成马派

画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青枪这个圈子还有没有记得我这个渣渣

p2线稿

下一个画小雪

我流病态安人设(待完善)

病态安

因过于追求骑士道迷失了自我的可怜虫,无法清楚的表达出自己的心情,少见的男性表演型人格障碍,渴望得到他人的关注与尊敬。

朋友很少,容易受他人影响,会对着两把剑自言自语

稍稍有点肌肤渴求,又害怕与人过度亲密,是柏拉图式恋爱的忠实信徒

虽然一开始被医生质疑是回避型人格障碍,但最终还是因为骑士道精神而确诊为表演型人格障碍,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喜欢喝咖啡但是会经常喝,有一点抖m倾向,但不会选择自残——认为自己的身体不是属于自己的,会为了履行骑士道献出己身,将期间得到的疤痕称为骑士的证明

看雷狮不爽,所以从来不会对他笑,交流也是尽量能用眼睛传达消息就用眼睛传达消息,因而常常受到骚扰

两人的相处方式是,安迷修单方面讨厌雷狮——不说话——雷狮有点不爽逗他——更讨厌雷狮——不说话——雷狮更起劲,一直恶性循环

ps:对普通人很和善,看着像不良以及混混的则是先打再说(对比自己强的通常是选择努力锻炼,然后再单枪匹马跑去一锅端

最后水一发我就产粮

HERO这首歌挺适合安哥的:)

(Let me be your hero )
(让我成为你的英雄 )
Would you dance
你是否愿意
If I asked you to dance
如果我邀请你跳舞
Would you run
你是否会跑开
And never look back
而不再回头
Would you cry
你是否会哭泣
If you saw me crying
如果你看到我在哭泣
And would you save my soul tonight
今夜你可否拯救我的灵魂
Would you tremble
你是否会颤抖
If I touched your lips
如果我触碰你的唇
Would you laugh
你是否会微笑
Oh please tell me this
请告诉我好吗
Now would you die
现在你可否能结束生命
For the one you loved
为了你唯一的爱
Hold me in your arms tonight
今夜 请抱紧我
I can be your hero baby
我要成为你的英雄 宝贝
I can kiss away the pain
我可以吻去你所有的伤痛
I will stand by you forever
我可以永远陪伴你
You can take my breath away
你可以带走我的生命
Would you swear
你能不能发誓
That you'll always be mine
你会永远属于我
Or would you lie
你会不会说谎
would you run and hide
是否会跑掉和躲藏
Am I in too deep
我是不是深陷爱中
Have I lost my mind
我失去了理智吗
I don't care
这些我不在乎
You're here tonight
今夜你在我身旁
I can be your hero baby
我要成为你的英雄 宝贝
I can kiss away the pain
我可以吻去你所有的伤痛
I will stand by you forever
我可以永远陪伴你
You can take my breath away
你可以带走我的生命
Oh I just want to hold you
哦 我只是想拥抱你
I just want to hold you
我只是想拥抱你
Oh yeah
哦 耶
Am I in too deep
我是不是深陷爱中
Have I lost my mind
失去了理智吗
I don't care
这些我不在乎
You're here tonight
今夜你在我身旁
I can be your hero baby
我要成为你的英雄 宝贝
I can kiss away the pain
我可以吻去你所有的伤痛
I will stand by you forever
我可以永远陪伴你
You can take my breath away
你可以带走我的生命
I can be your hero
我要成为你的英雄
I can kiss away the pain
我可以吻去你所有的伤痛
And I will stand by you forever
我可以永远陪伴你
You can take my breath away
你可以带走我的生命
You can take my breath away
你可以带走我的生命
I can be your hero
我要成为你的英雄

我昨天晚上竟然梦到安哥被奇怪的学校录取了,然后当着雷狮的面,大型吹格瑞和银爵……???然后好不容易安哥吹完了,很高兴的想,接下来应该到雷狮和卡米尔吹安哥了……就醒了???
很迷的一个梦,我准备有时间写下来´<_`感觉蛮有趣的,我还梦见他们做电梯……下来的时候雷狮被折腾的几乎不成人形,安哥就惊叹,“这个电梯吸精气啊”(???
停一停停一停?啥情况啊

【卡安】太过温柔

  
  
  怎么说,文章百热度送的小甜饼(?
  
  努力想,最后还是向骑士设定妥协之后的产物,我也不知道什么paro,卡安only,不甜也要钱
  
  OOC与bug都多,老样子没头没尾
  
  接受的了,请往下拉
  
  
  
  让一件东西坏掉是件很容易的事情,讽刺的是修好却很难。
  
  安迷修手足无措的望着他摔落在地上的小马驹玻璃模型,闪亮的玻璃渣上滴落着干涸的血迹——看起来像是神明大人留下的,方便他找出打破模型的犯人的线索。
  
  
   犯人还真是粗心啊。
  
   不过既然连神明大人也站在他这一边的话,他倒是不担心捉不到犯人,他担心的事情另他其他,杂七杂八的在他脑中混作一团。
  
  在这种头脑混乱的时候,就更应该选择冷静。骑士的良好素养让他几乎没有去犹豫,首先就是选择蹲下来用手将模型“尸体”的残片收拾好。
  
  要知道放任玻璃碎片直接散落在地上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保不准会不会有无辜、不知道实情的过路人受到误伤。
  
  他想着皱起眉头,眯起眼睛一片片扫视着地板——他可是安迷修,会彻底将骑士道精神贯彻到底的固执派,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碎片也别想逃过他的追捕而对人造成伤害。
  
  终于,他收拾好了,一粒粒玻璃碎片聚拢在他的手心。他合并两只手掌,左手的碎片迫不及待的流到了右手掌心,黑色短指的手套作为背景令那些小碎片的纹理边缘一览无遗,像是某种宝石一样动人。
  
  这样的美丽反而让安迷修无心欣赏。他先前收拾时并没有考虑太多,现在那些小碎片硌着他的手心,他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
  
  这让他有些沮丧,虽然说牺牲是骑士的美德之一,但这种无谓的牺牲听起来就有些可笑。
  
  他明明可以准备好袋子铺在手心然后等玻璃碎片全部捡完后绑起来丢到垃圾桶的,而至于桌上那个还保留着大体躯干的大块玻璃就更好处理了,直接打包丢进垃圾桶就好了。
  
  不由得,他感到一阵心力交瘁。现在这个样子去找袋子,他都能预见自己的狼狈——他难不成还能厉害的用嘴开袋子吗?骑士道可不是这样的东西啊。
  
  
  “安迷修。”
  
  他正苦恼之时,就听到了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他应声回头,隔壁寝室的那个卡米尔透过打开了一点的门,正在窥视着他的反应,看起来好像有一些慌张,难不成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这可真难得啊。
  
  不过,安迷修还是选择先让他进来。
  
  
  “怎么了吗?卡米尔。”
  
  他热情的把人迎进屋门,光线透过越开越大的门扉在瓷砖地上投下漂亮的不规则形状。
  
  “我是来还塑料袋的。” 
  
  卡米尔晃了晃手上的袋子,说着,毫不掩饰自己的视线,朝安迷修手上看去。
  
  “需要帮忙吗?”
  
  “乐意至极。”
  
  安迷修闻言倒很是爽快的将自己需要帮忙这一点表现了出来。他将碎片尽数送进卡米尔撑好的袋子,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像是平常一样随意的开口唠嗑,
  
  “说起来,手上的伤口是……?”
  
  “啊,刚刚,在宿舍切菜的时候不小心……”
  
  卡米尔的小指下意识往回缩了一下,马上就又恢复原样,他轻巧的将袋子打了一个结,安迷修紧接着他的动作开口,
  
  “那你也太粗心了吧,以后可得小心了。”
  
  一本正经的老头口气听起来有些令人发笑。
  
  卡米尔想了想,接过话茬,他是很想和安迷修多说些话——多和他说些话总不会有什么坏处的,而且,他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必须一定得和安迷修讲,
  
  “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了。”
  
  他避过安迷修的视线,不敢看他,满心念着、寻找着出口道歉的时机,然而他是属于喜欢客套那一类型的心机boy,现在只能小心谨慎的扯出话题,
  
  “倒是你,现在这是干什么呢。”
  
  “马碎了吗?”
  
  他紧张快速的又补充了一句,切入点直接关键,而事实上他在说这句时大脑一片空白。
  
  安迷修因为这突然的一句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也很给面子的喋喋不休起来,
  
  “是的,他碎了。原本我还以为他会是我一辈子的挚爱,你看这优美的曲线,矫健的后腿,虽然玻璃制品虽然缺少了工匠的精巧,却有种熔炼冷却出来的说不出的韵味……巴拉巴拉巴拉。”
  
  安迷修越说越感到心痛,说起有关马的话题他从来都感到不会疲乏。这只玻璃小马毫无疑问是他所有收藏品中最宠爱的一只,他平常闲来无事时必定要拿出来好好擦拭一番。
  
  卡米尔听的越多,越感觉不妙。他见安迷修还想再说下去,就选择干脆的打断了他的话,直觉告诉他拖的越久越不妙。他准备利索点快刀斩乱麻,在安迷修意识到他是多么喜欢那个模型之前道歉——就好比现在。
  
   “安迷修,如果我说我是犯人的话——”
  
   话音未落,安迷修忽的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身体微倾靠近卡米尔,双眼睁大,逼出喉间的一字一句都像是地狱的招魂曲,
  
  “你是在说,你·是·犯·人·吗……?”
  
  
  感觉离死不远了……
  
  卡米尔将两人的距离拉大了些,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收到默许的安迷修沉默片刻,木着脸向上拉起来了卡米尔的右手,
  
  “那么刚刚你果然是在说谎喽,这个根本不是刀伤吧。”——毕竟卡米尔这种精明系怎么可能是那种会把用刀那只手切伤的迷糊鬼啊。
  
  卡米尔又点了点头,他可没什么勇气出声打破现在这种尴尬局面,特别还是他说谎被立刻揭穿的现在进行时的尴尬场面。
  
  等到了答案,最后一点笑意也从安迷修脸上褪去了,同平常那幅笑眯眯的笨蛋骑士形象去对比确实显得有些惊悚。
  
  看起来可以说是非常不妙了。
  
  这种危急时刻卡米尔反而显得镇定,他属于头脑派的,这种时候思维清晰能够使他从暴怒的安迷修手里逃脱的可能性进一步扩大。
  
  然而安迷修到底有没有生气还是只有本人才能知道。他毫不犹豫回头就往屋子里头走,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提着个箱子,
  
  “真亏你还能乖乖呆在原地啊。”
  
  骑士大人笑的不怀好意,活脱脱一副从舞台上刚走下来的恶人脸,
  
  “难不成以为你能逃得掉?”
  
  “不能。”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个时候卡米尔也只能迎难而上了。
  
  然而出乎卡米尔意料的是,骑士大人闻言看上去反而显得有些情绪低落——这与他想的可能大相径庭。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安迷修他都这么努力把气氛往恐怖渲染了,卡米尔还是不买单,他也只能认命着叹气,打开了箱子,
  
  “卡米尔,赔礼,想要什么?”
  
  “啊。”
  
  箱子被打开推入卡米尔眼前,白色的绷带和各种各样的急救医疗物品映入他的眼帘。
  
   简直是比梦还要梦幻的发展。安迷修没有责怪他摔碎小马而是笑眯眯的拉着他的手问要什么赔礼……?一时间,他只觉得周围的事物都被虚化变得不真实,那种不真实感硬要描述出来大概就是他大哥和安迷修相亲相爱的坐在一起吃蛋糕,甚至不真实到用恐怖片做形容词也完全没问题。
  
   这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一种惩罚了吧?被太过丰富的脑内剧场惊悚到的卡米尔不自觉抖了抖。
  
   然后,猛地将自己的手从安迷修的手挣扎脱出。
  
  “要赔礼的对象,错了吧?” 卡米尔真希望那只是个口误,不然他先前那么紧张难不成是为了取悦给谁看而耍的猴戏吗?
  
  但安迷修才不理解少年人的心,对于他来说,只要自己的东西弄伤到了别人,就是自己错了。
  
  这听起来毫无道理并且蠢的无可救药,可是安迷修的话确实就是有这个可能。卡米尔从来就摸不清这个人的脑回路和骑士道。
  
  他不甘心的咬着下唇,蓝色的眼睛像是锐利的剑一样刺向安迷修。他现在有些火大,火大的原因名叫安迷修。
  
  “你……!!!真是,让人无法理解啊。”
  
  一语未终,卡米尔自暴自弃般的拍了一下额头发出“啪”的声响做为他话语的总结。这个气完全生的莫名其妙,也消的莫名其妙,反正出口就漏气也没了什么威力。
  
  安迷修但笑不语,他觉得像卡米尔这个年龄闹闹别扭也是挺正常的,小孩子就是应该可爱一点嘛。
  
  他刚想伸手揉揉卡米尔的头,表达一下前辈想对后辈应展现的慈爱和鼓励,然而又想到什么似的,脸上的笑意再次凝固了。
  
  安迷修的手转了方向,朝卡米尔手上抓去。卡米尔想要躲开,这显而易见不是容易事,他被安迷修摁住缠着绷带。这个男人一脸生无可恋的将他的手指包的像个小的方粽子,一边念念有词,
  
  “只是一点……!真的只是一点!突然有那么一点心疼。”
  
  肯定是在说马吧。
  
  卡米尔下意识想要躲避,但安迷修脸上流露出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于悲伤了,他最终还是默许了他的动作,被遗忘的愧疚感再一次得到升华。
  
  于是卡米尔没等安迷修出口就快速抢白,告白的人都没有他这种语速,
  
  “赔礼的事情干脆周末陪我去精品店看老板新进的小马模型吧!”
  
  “作为你的赔礼!”
  
   一下就让过于温柔的笨蛋骑士丢开绷带没形象的欢呼了起来。
  
  
  THE END
  
  虽然结尾很不负责任,但还是改了三次的产物,所以就很想理直气壮的说以下剧情自己脑补吧(可是不能  。
  
  大概说一下纠结的东西吧!先不说总是见鬼的遣词造句吧´<_`本来有安迷修对卡米尔说,疼痛飞走轻吻手指的福利的。但是我觉得怪尴尬的所以删了(……很无语就对了,我也觉得无语)然后,还有就是,卡米尔想要安迷修的赔礼其实是对方能够喜欢自己什么的(我流卡米尔内心充满了戏,考虑到说不定会OOC,删了。结果想了半天,都错过国际亲吻日这么久了就想出这么生硬的结局´<_`
  
  不过能一起约会也是好的,恋爱成功的必然因素就是通过约会来了解对方呢!卡米尔同学请加油!!!基本上没给你们两位明确的好结局真是抱歉!!!我,下篇文立马去想你们能用的上的甜梗!!!!
  
  如果有好好看上面进的话的小天使,评论麻烦留个言……!太过尴尬的话我就把这篇文删了!!!(三次改结尾真的是码的很不走心,真的

【卡安】喜欢


  
   没头没尾一发结束
  
     卡安(回忆杀会有双安情节请注意),给安安同学的看图写作!!!算是回礼之一´<_` @安安安安安敖
  

  
  残余在瓶底的墨水凝结,贴附在玻璃瓶中,透出点美丽的紫色。
  
  那紫色比紫罗兰要深,比玄色要通透,虽然一眼望去会给人沉重的错觉,不过还不至于到能把人压垮的地步就是了。 而且,仅仅只是墨水瓶没水了这件事情根本就无关紧要,就算安迷修是个作家,就算这是他家里仅剩的最后一瓶墨水。
  
  看来得出门采购了啊。
  
  
   这位被业界称为天才的侦探小说作家安迷修搔着乱糟糟的头发想,这几天他一直都是以这幅颓废的面目呆在家中,足不出户,窗不开帘。邋遢的像是垃圾堆中常见的流浪汉大叔,没有一丝一毫文学杂志封面上曾经有的风采。
  
  他无力的趴在桌上,桌上还残存着今早泡面留下的水渍——那是他早起时精神恍惚的失手。
  
  他毫不在意的让脸颊与那些冰凉的水印接触,耳畔里不知为何回响起了助手的话。
  
  “老师,你意外的不会照顾自己呢。”
  
  这是前几天还未离职时助手留下的话,他是一个看起来乖僻实则乖巧机灵的孩子,而且很会照顾人,毋庸置疑,深得雇主安迷修的心。
  
  不过他现在离职了,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安迷修费力的以摊开的手掌为支点让脸颊与桌面分离,这是个艰巨的任务:他的大脑与身体唱反调,换个说法,其实他根本就不想起来,只是现在有起了身才能做的事情要做才不得不像命运低伏。
  
  
  指针滴答滴答的转向十一点,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能他耗下去了。这下他终于懂得使劲了,这个力度的突然加大使他绵软的身体倒向椅背。
  
  那个孩子离职前的话还或多或少的环绕在耳畔周围,包括湿润的眼睛也是,历历在目,一切都是那么鲜明,鲜明的就仿佛日本鲜艳的浮世绘。
  
  大概完全是梦想破灭了吧。
  
  
  天花板仍然是像他离开那天的洁白,灯亮堂堂的将它染上了温暖的橘黄色,这种橘黄并不刺眼,照亮整个屋室却没问题。
  
  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盯了天花板良久,等到脖子实在承受不住了才起身回到卧室。
  
  
  安迷修要把自己现在这幅憔悴的面容收拾干净有点难。刮胡刀有点绣掉了他就干脆一根根拔,这种感觉虽然痛,久了就会给人变态的上瘾感觉。
  
  下颌被胡须脱离肌肤的粗暴过程弄得带出不正常的红,像蚊子盯出了一个大包那样的红。在处理完后去抚摸,还是能感觉一点点刺痛。他干脆再洗了一遍脸,把还要去买把新的剃须刀这件事记在了心底。
  
  至于那头棕色的杂毛,他用水去理平滑了,发型也用发胶进行固定。
  
  头皮上传来了用了发胶后凉飕飕的感觉,这种阔别几天的亲切感让他安心,他下意识抚了抚头发,手掌不慎带上了发胶那种黏黏的感觉。
  
  说不上多难受,也就是心里存着颗小疙瘩让人怪不自在的。
  
  这种黏糊糊的感觉是很难洗掉的,如果是之前的他肯定不会犯这个低级错误。他叹了口气,反省起了自己的失常。
  
  他一边用香波把自己的手洗的干干净净,一边盯着镜子:
  
  光滑的镜子将他眼镜下面的黑眼圈也照了进去,他神情恍惚的盯着那个黑眼圈。后悔的情绪就像冒泡泡一样升向泪腺。
  
  不能哭。
  
  他想,用还未甩干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吃的、剃须刀、还有备用灯泡和墨水瓶。
  
  他最后清点着想要买的清单,用手指将自己的脚送入了运动鞋。
  
  那是一双,成年男性绝对不会首选的鞋子,绘着可爱的图案,和安迷修戴着的眼镜一样都是热情的红色。
  
  不过也确实不是他挑的就是了,无论是眼镜还是鞋子。
  
  关于这两个东西他看着就能想起很多回忆——那个人总是低垂的墨蓝色眼睛和无论笑与不笑几乎是一条线的表情。
  
  他们的关系也许是恋人,也许是朋友。
  
  反正那个人他说过红和绿才能让人觉得是一对,难得的孩子气发言让当时的他甜蜜又难熬。
  
  毫无疑问他现在还在怀念着两人间相处的时光,也许那是爱情,看起来平平淡淡,关键时刻就像火一样让他的心倍受煎熬。
   
  他打开了门。
  
  
  对门那家夫妇最近为了丧事忙里忙外因此房门一直都是大敞的状态。
  
  他家的三子蹲在大门口吸烟,烟蒂被抽出了丝被破坏的乱七八糟的在他周围像花一样的放着。
  
  这个楼道满是烟味。烟雾缭绕间他仿佛在角落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
  
  一瞬间他开始分不清今夕是何年,透过熟悉的光景和动作,仿佛还能看到飘散的桃花瓣悠悠的落在他的肩上。
  
  男孩用手摘开了花瓣。
  
  “安迷修……”
  
  他的名字被记忆中的男孩呼唤,只要蹲下来和男孩平视就能闻到香甜的蛋糕味。
  
  记忆中好像也确实这么做了。
  
  那个男孩明显被安迷修的动作取悦,脸颊变得红扑扑的,他伸出了小指,
  
  “安迷修。”
  
  年龄尚小的他呼唤着,声音轻飘飘的让人迷醉。
  
  “要等我长大哦,约定好了。”
  
  
   后悔了吗?
  
   “……”
  
  脱出回忆后,他沉默不语的抓起零散的发丝别在耳后,这样婆婆妈妈的可不像个男人。
  
  不要在沉溺在过去了。
  
  他最后一眼看向那个角落,往事曾经渐渐化为泡沫消散于空气中。
  
  不能再看了。
  
  结果在注意到那个人也将看向他的时候他还是丢脸的落荒而逃,前几天那个糟糕的回忆随之慢慢浮上他的思绪,占据他的大脑。
  
  他还记得那个人的渐渐冰凉的体温,手掌贴合上他手背时,脊背酥麻的触电感。
  
  包括两人唇齿交缠他也记得,泪水的苦味和蛋糕的甜腻交织,差劲而让人心动的吻技。
  
  就像他喜欢着他,这个事实一样。
  
  不要看,不要听,不要想。
  
  安迷修始终目送着前方,他不愿意做被回忆束缚的人——然而这不是口头上的活计,他反抗过,也失败过。人生哪能一帆风顺?
  
  慢慢的他不再挣扎,他停下了步伐。
  
  左前方是车站,他本能着厌恶这个地方,一个痛苦的根源皆由这里产生。于是,他选择了另一条路。
  
  
  那个孩子没有追上来。
  
  安迷修一边想着,一边富有技巧性的拐弯。他拐弯的时候尽量避过了视线看向身后的可能,他能感受到那人的气息,无处不在无处不在,让人发狂。
  
  如果那个人能追上来……如果那个人能追上了……
  
  他说不定会选择原谅他。
  
  于是安迷修抱着侥幸的心理转身,身后理所当然是空无一人。
  
  如果能追上来就好了。
  
  能追上来就好了。
  
  追上来就好了。
  
  怎么可能可能追上啊。
  
  他咬牙切齿,心怀侥幸的自己是那么令人生厌。
  
  红色的花朵在眼前一朵朵簇拥。
  
  他闭上了眼睛,也仍逃不过那个人藏在黑夜昏暗下慢慢变得死灰的慕恋眼神,他的爱恋像是网,无形之中将他时时缠绕。
  
  “喜欢你,安迷修”
  
  “喜欢你。”
  
  可能连他死后都不得安宁。
  
  
  晚饭他去超市买了香菇炖鸡泡面,觉得这样健康一点,算是心理安慰。
  
  剃须刀还是别的什么也顺便买了。一买好几套,一下子把推车塞的满满。
  
  在确定这些足够支撑自己在家独居好几天后,他去结账了,路过饮品区时顺手给那个人拿了包红茶。
  
  直到付了钱他才反应过来买了不需要的东西,尴尬到连如何呼吸空气也忘记了。
  
  
  习惯,真的是很难改掉啊。
  
  出超市的时候他本来已经做好把茶丢掉的准备,结果才走出去几步却又后悔了。
  
  留着吧。
  
  不要再管了。
  
  他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返身,选择把茶捡了起来。
  

  得到了公寓楼下时已经是午炊过去的饭后时间了。造成他现在还没吃午饭的原因,毫无疑问是他做了太多出门准备浪费了太多时间。
  
  他数着台阶一个一个踏上去,将要到家门口前的小走道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安迷修呢?”
  
  他抬起眼睛看了过去,女子清丽的容颜并没有多少岁月侵扰的痕迹,一袭黑裙衬出了她通透雪白的肌肤。
  
  “……安洁莉。”
  
  女人的名字被安迷修不自觉的念了出来。
  
  两人视线相遇,不正常的气氛被无限扩大化。
  
  安洁莉无视了这种尴尬,朝他走近了一步。结果安迷修他就像舞会结束的灰姑娘匆匆忙忙的逃离现场,墨水瓶打翻在地,黑色液体在白色塑料袋上蔓延,像条小溪蜿蜒在薄暮色的水泥地。
  
  “啧。”她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至今为止,还真是毫无长进。
  
  
  “安迷修,分手吧。”
  
  仿佛是说出稀松平常不过的话语时应用的语气,少女坐在椅子上,顺手将喝完的空瓶丢进了垃圾桶。
  
  才刚在业界展露头角的少年听到后并无太大反应,依然像个不知疲倦的机器忙碌。他头也不回,一刻不停的整理着手中的资料,
  
   “为什么这么突然,理由呢?”
  
  少女站了起来,她用指尖帮忙将皱起的小角压平,轻笑,
  
   “你现在这张冷静的脸就是我们分手的理由。”
  
   他闻声看向女友,前女友那张脸上流露着的是平常谈笑时的轻松。
  
  
  桃花已谢,绿叶还挂枝头。
  
  安迷修从商贩接过了滚烫的大饼。
 
  他走到树下咬了一口,是烫到将会让人流泪的热度。像是感觉被封闭了一样,他居然虎吞狼咽的解决了一个刚出炉的饼。虽然腹中还是没有被填满的饱胀感,但他也默认这一餐的结束。
  
  用备急用的纸巾混乱擦了擦嘴,眼前是熟悉的公园,让人安心的同时也不由让人多多少少产生一些伤感的情绪。
  
  他下意识想把手插进大衣,手掌在空气里狡猾的拐了个弯。
  
  现在三月已过去许久,哪还需要大衣呢。他满目寂寥,伸出手,仍然也还是空气空气。
  
  什么都不在了,除了记忆。
  
  
  “安迷修。”
  
   好像能感受到那个人熟悉的余温,少年不爱笑,每每面无表情的呼唤着他的名字时安迷修却能神奇在其中的感受到笑意。
  
  他回头,额发被风吹的凌乱。 他透过这些调皮的发丝,看见的是少年少见的羞怯神色。
  
  “我喜欢你。”
  
  “可……”
  
  接下来想要出口的拒绝话语全部被少年无声无息滑落下来的眼泪吞没。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最终选择抱住了他。
  
  绿色的帽子将他的脸遮了一大半。安迷修想了想,把口袋中的茶包塞在了他的怀里。
  
  理所当然的落在地上染上灰尘。
  
  梦该醒了,少年的身影被风撕裂。
  
  他望着地上滚落的茶包,眼睛含泪,大片大片的血花再一次浮现眼前,
  
  “喜欢你,安迷修”
  
  “喜欢你。”
  
   安迷修沉默片刻,一个人喃喃自语,
  
  “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彼时已无人应答。

THE END

        稍微赶得有点匆忙´<_`
       
        茶据说好像有被用作祭奠死者诶,就写了这个情节(´・ᆺ・`)
  

【持续更新】工作汇报

这个月想要达成的
1,安安同学的清安点梗
2,给安安同学的网恋pa
3,给安安同学的冰棍pa
4,送安安同学的看图写作【完成】
5,自己很想要码的鸡蛋过敏更新
6,雷安蜘蛛丝遥遥无期系列
7,兄弟夹心弹丸paro遥遥无期系列
8,清安的星星碎屑重制
9,清安兼堀的蓝色阴影重制
10,爱抖露paro
11,暗杀paro更新
12,我x安的日常
13,虹林檎
14,安艾的礼物

坑掉的
1,瑞金的魔法少女
2,雷安黑童话
3,兄弟夹心的奇幻paro
4,雷安的坎特雷拉
5,卡安的I miss you
6,嘉金和雷安,不合格恋人paro
7,嘉金瑞金的性转paro
8,清安的性转约会paro
9,吉最慕残paro
10,雷安湿濡指尖
11,清安的爱抖露+痴汉paro
13,清安的艺术生paro
14,清安的追逐paro
15,雷安日常宿舍paro
16,2014全部文档重置
17,雷安某聊天app梗

咳咳咳……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