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誓今天有日本号了吗

养老中,垃圾一个。要消关注请随意,不想接受二次关注。
超级任性,只看评论

说实在我没看懂这个活动是什么意思,比较关心的就是会掉落什么刀(喂
有日服dalao愿意解说一下吗=͟͟͞͞(꒪⌓꒪*)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这个非洲人真是脑子进水才会听信你们欧洲dalao的虚假玄学去刷7-2,结果不小心翻车了还是没有太鼓钟……
是不是因为没有带上安心信赖的烛台切麻麻啊,我周围好多dalao怎么王点一发就有了

码住,嘿嘿嘿嘿(笑容突然变态.jpg

墨砚【忙到12月底】:

这个是答应壹壹要发的网站,一看就知道里面都是不可描述

主x刀有
刀x婶有
刀x刀有
路人x刀也有

雷萌自取

网址最好用电脑打开

网址:http://kichikuchinko.com/%E5%88%80%E5%89%A3%E4%B9%B1%E8%88%9E/

这个可以当做我这个月的更新了【不要脸】

安哥刀的新名字凝晶流焱……enmmm怎么说,安哥不会认为自己的刀拟人化是可爱的小姐姐吧?
我怎么觉得这两把可以加入刀剑乱舞的豪华套餐呢,安哥要不要考虑当个审神者(不是

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又是王子殿下又是官方认证的天使!!!!窒息!!!!

【卡安】注视01


  
  
  想要和鲤君搞事情啊但是老了没干劲的摸鱼作
  
  cp看标题,不喜勿入,会有微妙的卡x路人情节,不如说整篇都很微妙
  
   更新看我心情
  
  
  
  
  你的眼睛蓝的这么漂亮,里面是不是锁着大海?
  
  在记忆那个冬夜里和人耳鬓斯磨情话绵绵,互相取暖结束要分开时,那人随口称赞了一句后就怎么也忘不掉。明明平日也并不缺人夸奖,但是,那双绿色的眼睛,深深的印在脑海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再这么顺藤摸瓜细细去想,那一次,好像是酒后的一次失误——至少,对于他来说,是这样的。
  
  想必肯定已经忘了吧?
  
  
  
  
  可能骑士,都有颗好的心态吧。
  
  在围观多次安迷修被大哥气的跳脚后,他认命的上前去调节。
  
  他会先把人虚拦住,如果不是怕太过突兀会吓到他的话甚至想紧紧抱住,这个时候因为距离会不受控制的联想翩翩,想像幻想多次的那样,以一种亲昵的姿态细细去嗅闻他流了点汗的后颈验证午夜不经意闪过的猜想,那里的味道是不是也是他身上那股太过招惹的洗衣剂芳香。
  
  不过四目相对,触及那眼里毫无保留的信任,心突地一跳,玫瑰色的绮想全部封锁在心中。
  
  他一板一眼看着薄暮色的地板,颤抖抓住衣摆的指尖是他压抑着的欲望,在千回百转间最终选择做个衣冠禽兽。
  
  声调尝试放柔,装着他喜欢的乖孩子样,
  
  “真的很抱歉,大哥给您添麻烦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即使是知道那双藏着茧的手过一会儿会扶起他也乐驰不疲。
  
  头顶上的帽子顺着他的动作滑下来了一点,莫名给他的心打了一剂强针剂。于是他微微扬起脖颈,忐忑的去偷瞄那个人在这时必定会扬起的,过于温柔的笑脸。
  
  心头是蜜般的甜味。
  
  如若可以进一步的去触摸这个人的话,那该是有都好。
  
  那个人依旧受宠若惊似的将他扶起来,落在臂间隔着衣料的抚摸也能够燃起火。
  
  受情爱的驱使想要更加更加的靠近,脸上却还要一副风轻云淡的恶心模样这得多憋屈。
  
  卡米尔挣扎片刻后退了一步,两人间就出现了一道短短的距离,而在短暂的亲密被撕扯裂开后,这道距离就被了然笑着的骑士进一步拉大了。
  
  卡米尔几近气结。
  
  他是很想拎着人领子好好一通说。不过在思及自己应在何种立场去指责的时候又有些犹豫。
  
  这种细微的情绪入不了安迷修的眼睛,却被雷狮偷偷记在心里。
  
  他耍着锤子笑的更加张扬,白色的雷光缠绕集聚,做好了随时放出的准备。
  
   自由的海盗可不乐见这种发展,呆骑士用来做个乐子就好,再过亲密他可得被唠死。
  
  他试着想了想,被这种可能的恐怖未来惊出冷汗的同时又深深佩服起卡米尔。
  
  莫不是受虐狂,怎么受到了安迷修这种老妈子的性子。
  
  他想了想还是准备做棒打鸳鸯的那个棍子。他可受不了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大白菜受猪拱,就算骑士也不行!
  
  卡米尔还不知道他哥哥现在已经动着歪脑筋想着什么乱七八糟。若是知道,每天早餐时间就不可能再兄友弟恭的给再偷偷添个培根和双黄蛋。
  
  至于安迷修,更不懂了。一腔热血全洒漂亮小姐姐身上收不回来了。
  
  卡米尔看着他这幅直男到快要癌的地步真真是想要叹气。
  
  不知道打一顿,能不能打个开窍?
  
  可别,醒醒吧,打不过的。
  
  
  
  卡米尔的日常和在海盗团负责的大小事宜是照顾雷狮管账出阴人主意看着雷狮不让他浪到作个大死。其余时间就是蛋糕,吃蛋糕,看料理书书上的蛋糕图片,还有想安迷修。
  
  表面看起来安静的仿佛是哪家的大闺秀,真正做起来是匿名在论坛找知心大姐姐一起去折腾,还拖着著名的感情咨询师下水。
  
  问:我喜欢上一个死活不开窍的人怎么办qaqqq
  
  答:那是你没有对症下药。
  
  论坛资深电子科技区大神卡米尔同学想了想,页面拉到伪娘区还是偷偷点了个关注。
  
  不过让他穿?你还是做梦吧,梦里我也是能天天睡了安迷修的。
  
  然后他继续点开私信,换了一种冷酷无比的霸道总裁语气,
  
  问,给他买东西吗。
  
  答:对对对,财力够了还可以摆成爱心!
  
  他略略思索觉得有道理,于是百度了花语,在凹凸外卖那点了51对新鲜鸡翅给送了过去。
  
  51朵花是我心中只有你,51对鸡翅一个人吃肯定变质。
  
  他心里挠啊挠的,好像有小奶猫的爪子垫在挥。
  
  他在床上滚啊滚的,等着一个人的电话。
  
   结果十分钟过去了,手机登的提示让他交话费。他气的拉上帽子让帕洛斯给他交了半年话费。
  
  一阵鸡飞狗跳后,他重新拉开手机锁屏,安迷修的短信来了。
  
  5条,足够有份量。
  
  安:在吗? 谢谢你的鸡翅。
  
  不用谢不用谢。他按耐着激动的心情下拉。
  
  安: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吃啊。
  
  要的要的,卡米尔已经在心里想好了怎么他那几件衣服穿出个花去约会。 然后他继续下拉。
  
  ……
  
  安:你好像不在线?是有任务吗?
  
  安:那我给金送去啦。刚刚好看到他和凯莉小姐。
  
  安:打扰了,拜拜,卡米尔任务加油。
  
  非常闲但是还是弧了自己喜欢的人的卡米尔:……cnm
  
  他颓废的躺倒在床上刷网页。
  
  广场上安迷修已经放出了和凯莉和金的合照和对他的感谢言。
  
  不愧是NO.5的大佬。
  
  卡米尔想着绝望的闭上眼睛,现在凹凸大赛估计一半的参赛者都知道他给安迷修送了51条鸡翅,然后和金和凯莉吃了。
  
  怎么这样?天降系是那么好的吗?明明是我先的啊?而且我无定之躯也不是不能给你花样跳啊。
  
  正这么想着,正好雷狮也来了条短信。
  
  他点开来,不知道怎么会放的这么大的字体内容是,
  
  “卡米尔,来东边那林子,有大蛋糕。”
  
  他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了。

TBC

       
        昨天和鲤君说想写魔女安,然后他兴奋高呼雷狮喵。

        我:……

        其实我说的是安定。

可别吧……氪金氪了,各种玄学公式也做了,月卡也办了,就是非啊(´°̥̥̥̥̥̥̥̥ω°̥̥̥̥̥̥̥̥`)
想哭(´°̥̥̥̥̥̥̥̥ω°̥̥̥̥̥̥̥̥`)

【有感】一个语序不通,超级不正经的玩后感(´°̥̥̥̥̥̥̥̥ω°̥̥̥̥̥̥̥̥`)

  正正经经(?)的写一下玩后感。
  
  含一些透剧倾向。
  
  
  早早几个月前大概就是寒假那段时间,玩通了爱丽丝后又接触了四目神便开始沉迷seec家的游戏无法自拔。
  
  不是我说,seec家的推理解谜游戏做的也太好了吧!无论是爱丽丝还是四目神都是在我心中排前的手游,画风、人设或剧情,也都很精致个性!
  
  让我这个脑力废不管不顾就一头扎进去,满屏幕的瞎点,看看能不能点快点贴近游戏结局。
  
  不过除了爱丽丝,四目神和监狱都是走多结局的形式,这也代表了游戏多周目的需求。而监狱少年在四目神之上,章节分布显得更加闪碎了,在这种情况下,一张故事卷看一章,seec家想要逼迫玩家氪金的想法还是蛮明显的……但是我这个版本氪不了我也很无奈啊,还得要给挂vpn才运行真是mmp。
  
   另外,监狱少年最好的一点,是他的快进功能终于上线了。当初四目神的时候,重复的长短剧情无差,都没有快进(没记错好像是要氪金快进),并且只能点tag前进,点的手都要废了。导致这次监狱少年开头,在发现了友善的skip后,我高兴的现场就旋转跳跃,差点把床蹦坏了。
  
  总体来说,比起前作,监狱少年还是蛮友善的。反正四目神的谜题是把我逼疯了,而监狱少年目前为止玩到第二章就播音机卡久了一点外,其他还好,不算太难。(也可能是我玩多了,觉得有些谜题比较老套路吧。
  
  不过提这些似乎和玩后感没有太大关系,关键还是得吐槽剧情吧?大概?反正因为是第一次给喜欢的游戏写玩后评所以有些无措,再加上本人也是个语死早,如果有缘看到我这篇一时兴起的产物并觉得羞耻的话,可以温柔一点要求我删掉吗……qaqq
  
  废话不多说,还是继续讨论游戏本身吧。
  
  怎么说,在第一眼看到这款游戏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刻就跳戏到狱都。同样都是军服配男孩子的搭配,这种制服的诱惑实在是让人心跳不已啊。估计过不久就有共同两个圈子太太产混合同人出来了吧,又有游戏玩,又有粮吃,真是让人兴奋啊。
  
  说个乌龙,在一开始关注的时候,由于看不了日文,所得情报甚少,甚至还差点以为图标头像上的凪才是这次的主角。结果今天下了游戏玩了玩,还是被哲吓了一跳。
  
  差点就怀疑编剧是不是玩起了弹丸梗,幸好玩到第二章看起来不是这样的,不然我真的要哭死了。
  
  从第一章开始,晓哲就一身天使力,头脑聪慧人又冷静,性格还有种软软的感觉 最关键的还是个正太!!! 让人想要疯狂打尻。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掩不了另一位大天使的光芒,就是前辈直也,性格温柔,还有一种慢悠悠的像是老人家的感觉(?)反正就是很天使的大哥哥形象,我找不到形容词吹他,他真是太好了,也一直笑的很可爱,可惜那张笑容马上在协力同晓哲找出那封信后变了味,并且还开始疯狂的树起了flag。
  
  我当时猛地感觉不妙,但因为这游戏不是弹丸就没敢相信自己的直感。就看着直也递了晓哲和凪小道具,还天真的以为是送道具,像个神经病的捧着手机高呼直也哥哥给咱们送闯关道具啦!
  
  现在只想呵呵。道具不要了行不行?我想给直也哥哥续1s。
  
  然后,编剧就告诉我,直也哥哥是自杀。
  
  我:……
  
  行吧。
  
   难怪树了那么多flag 不过我感觉桥本前辈会知道一点内幕啊,身上也有种大BOSS气场。目前虽然分不清是敌是友,但我觉得说不定会洗白。还有大和,桥本前辈的疯狂小迷妹,看起来对晓哲好像挺不爽的样子。言辞中一股子被洗脑很深的样子,令人担忧。
  
  也不晓得怎么回事,明明开口就是疯狂怼晓哲,我偏偏感觉他家世应该不错吧。不提充,冴木兄弟和晓哲都是大家的子弟吧。
  
  虽说没有明确提出晓哲身世,但能被拥有子爵之位的冴木家收养来用来联姻的晓哲,还被嫡子身份的凪直言是沽名钓誉的做法,怎么看晓这个姓氏都不简单啊。
  
  应该也是伏笔吧。
  
  反正我现在没有故事卷就疯狂奶。早早就打通结局的太太如果要透剧的话,请不要透剧后面到底有谁死了,其他无所谓!
  
  对不起,我写不下去了qaqqq反正就是好游戏,看到却还没入坑的快入,快入啊!!!

他也太好了吧!!!虽然你们都觉得他骚,但是我觉得他好帅哦(*´艸`*)

【无cp恶搞向】我今天也要吃烤海豹呢


  
  无cp恶搞向,硬是要凑,就是非审我x所有出一期尼的欧审!!!
  
  日常坠机,这次连手入都没资源了!!!
  
  
  
  
  
  劳动是光荣的,劳动是快乐的!
  
  擦擦脸上的汗我仍然可以抛头颅洒热血投身于锻刀事业中,即使是发发感人至深的130。
  
  我是个不服输的人,药研也仍然是那个冷酷无情的药总裁,栗口田家围成一团看我锻刀,他们想要个哥哥。
  
  但是我做不到,谁让我祖上掺了点非洲的血统呢?
  
  想着,我擦了擦被火熏的灰黑的脸,曾经洁白的手掌因为我这个举动变得黑红错杂,黑是锻刀引出来藏于血统中我应有的肤色,红是我发发130留下的血泪和搬材料的红痕。
  
  搬材料这种活本来不应该我干的,但是十连锻没有一期尼,樱花飘了飘,都没法欺负新人去扫。
  
  于是我大手一挥,说,“刀匠你给我下来,良辰我日后必有重谢。”
  
  三日月在旁边说着甚好甚好,药研这懂事孩子虽然没有同他兄弟急的红了眼,但是我心疼他。
  
  这娃儿平常可懂事了,经常出入手入室给我帮工,栗口田的大小事宜也负责的很好。
  
  我盯着他看了好久,他颤抖着手,然后颤颤巍巍的附上了我的手,“大将,还是算了吧。”
  
  这怎么行?
  
  我一下血气上涌,又砸了个ALL999,这回儿终于不是130,出了300又是国广那豪爽的“咔咔咔”笑声。
  
  乱沉默的把他领下去了。那纯情娃子还搞不懂什么情况,红着脸被领着下去。
  
  醒醒吧,大兄弟,你可是要被解了。
  
  不过我没提醒他,锻了这么久的刀,能有那么一点点回贴也是不错。
  
  你看,这不解了他我就有1035玉钢资源了吗?
  
  三日月甚好甚好的表示了赞同。
  
  于是我又从资源库里搬了ALL628的资源,准备最后放手一搏。
  
  长谷部不知道从哪个瓜娃子那得的消息,带着大太势力直接拆了我锻刀室的门,还扑通就抱住了我的腿,
  
  “主上,别啊。”
  
  “先年手入未半而中道崩殂!今活动4e,仓库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其实他说的话我一句都不想听,特别是这种教坏小孩的,不过他说的没错,我确实是要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了。
  
  我大手一挥,刚准备把资源放下,敌不过万恶的猪队友长谷部,他竟然一个头锥把资源给送进火里了。
  
  我一时觉得无法fu吸,倒向了三日月,三日月把我推开了,笑着说“无妨无妨。”
  
  我突然就想到了还等着手入的清光堀川,眼泪一下就掉下来的。
  
  真是成也长谷部败也长谷部。
  
  大太刀势力见势不妙,刚想偷偷出去。短刀凭着机动把他们拦下了。
  
  乱出手把大太脸上戴着的应该是鹤丸友情出资的墨镜全部没收刀解。
  
  我趁着大太哀嚎时,偷偷的、顺便的……好吧其实就是迫不及待的看看锻刀时间。
  ……
  
  40分钟!
  
  原来我这个傻子只放了50的木炭。
  
  我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原本30张的加速符因为我的眼泪,抢救无效只剩了10张。
  
  刀们看我留下了痛苦的眼泪也不安慰我,就长谷部特别有良心陪着我一起痛心疾首。
  
  博多没多大反应,博多两眼泛空,因为始终不出货失去了神智。
  
  乱是个小天使,她给我递了手机,我一看,呵,一排子戒锻群。
  
  悔悟的眼泪再次决堤。
  
  但是我不加,像这种群,想想都是100+级大佬的事,我这个80+的小虾米一点都不想掺和。我十分然拒。
  
  于是我退开手机企鹅去翻了同萌论坛和贴吧,一排排四花五花刺痛了我的双眼。
  
  尤其是一期尼,发光,发着耀眼的七彩欧光。别的本丸小朋友都有哥哥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我这里可是把地下城四大佬给你全部请回来了。
  
  药研也很心疼,看我这样,他给我了把鱼叉,说,“审啊,家里开不了锅了。”
  
  每每在我陷入困境的时候,是他,总是他拉了一把。我双目含泪看着他,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坚定了我的决心。我决定以后不锻刀了,去当渔民,看看下海能不能叉死个欧审,把她的一期尼抱回家。
  
  和栗口田和在场所有黑恶势力说完后,他们欢呼,
  
  “耶,审儿,我今天、明天也要吃烤海豹呢。 ”
  
  
  THE END
  
  算是比较怨念的一作,不黑不吹,就想知道我写完这篇,一期尼会不会出(´°̥̥̥̥̥̥̥̥ω°̥̥̥̥̥̥̥̥`)
  
  你们看着玩吧,看完了我就吸走你们的欧气去锻一期尼(恐怖发言